當前位置:首頁> 創業> 創業動態

途歌官網消失、APP打不開…又一家共享出行企業崩盤?

2019-09-30 11:21 來源: 網絡 編輯: 等等 瀏覽(170)人   

  又一家共享出行企業崩盤?途歌官網消失,APP 無法打開,1500 元的押金記錄沒了……這些事都讓途歌的用戶遇上了,可能是史上最慘的消費者了吧?畢竟連維權的第一步都邁不出去。


途歌官網消失、APP打不開…又一家共享出行企業崩盤?


  自去年底開始,站長資源平臺共享汽車公司途歌(TOGO)就持續被曝光拖欠押金、拖欠員工工資和供應商款項等負面的信息:

  拖欠押金:

  有不少途歌用戶反映,申請退押金原本應該在 7-15 個工作日內到賬,可兩個月過去了押金仍遲遲不到。甚至有用戶經歷了半年押金未退的情況,一位途歌用戶在貼吧上反映,自去年 12 月到今年 6 月,打了無數客服電話,也投訴過,官方的回復永遠都是,退押金已提交申請,待財務審核后會自動退至其賬戶上,當然至今也未收到退款。

  拖欠停車費及員工工資:

  有用戶稱途歌共享汽車已經收走,而負責幫途歌挪車和調度車輛的地勤人員則被拖欠了十幾萬的停車費。

  據了解,在北、上、廣、深這樣的大城市,尤其是在熱門地區,停車費是筆不小的開銷,而途歌可以隨地停車,所以會產生特別高額的停車費,用戶自然不會 " 接力 ",這些車輛最終要由地勤人員收回。有媒體此前報道," 有時,地勤人員一個月墊付的停車費就超過 10 萬元 "。

  另外,途歌廣州員工被公司拖欠了兩個月工資。

  今年初,用戶上門要求退還押金時,途歌方面的回應則是,因資金壓力大,每天只能退還 15 名用戶的押金,同時需要用戶到公司進行現場登記。以此計算,200 萬用戶,每天 15 個人,最快也需要 365 年多才能退完。

  而此后,途歌公司情況愈發不容樂觀。

  今年 6 月,200 余份跟 " 共享汽車途歌退押金 " 有關的車輛租賃合同糾紛判決書被密集披露。這些判例涉及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拖欠用戶押金、合作商款項等。在多起糾紛案中,對于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該公司履行狀態顯示 " 全部未履行 "。

  9 月 23 日,天眼查數據顯示,途歌已成為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其投資的深圳市前海途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也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

  截至目前,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累計有 112 條來自全國多地法院的被執行記錄,其失信被執行人記錄也增加至 19 條。在 19 條失信被執行人記錄中,過半是標的金額為 1500 元的退押金糾紛。

  途歌創始人王利峰也成為 " 老賴 ",早在今年 7 月就被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下發了限制消費令。

  9 月 26 日,途歌官網被發現已無法打開,當用戶訪問官網時,官網提示 " 該網站暫時無法訪問 ",原因包括 " 未備案或未接入、網站內容與備案信息不符、或備案信息不準確 " 等。

  不僅是官網消失,還有用戶發現途歌 APP 也打不開了,途歌熱線已提示 " 無此業務號碼 ",各停車場內共享汽車被全部開走,公司辦公地址也已搬空。

  更可怕的是,許多尚能登錄途歌 APP 的用戶表示自己的押金記錄都看不到了,這徹底堵死了用戶退押金的道路。

  公開資料顯示,途歌成立于 2015 年 7 月,9 月 APP 正式上線使用,旗下擁有奔馳 Smart、寶馬 mini、寶馬 1 系等多款共享車型。采用 " 隨借隨還 "、" 接力用車 " 的分時租賃經營模式,用戶不需要在指定區域即可還車。

  短短兩年,途歌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城市迅速開辟市場,獲得不少用戶群體。途歌一度被認為是投放車輛最多、市場份額領先、成長最快的共享汽車品牌。

  在途歌快速擴張的幾年里還獲得多家投資和基金公司的資金支持,共對外宣布完成六輪融資,累計融資額超 5 億人民幣。最近的一次融資是在 2018 年 10 月,途歌宣布完成千萬級美元 B2 輪融資。然而不到兩個月,途歌 " 押金門 " 事件就爆發了。

  2017 年是共享經濟的巔峰時期,共享產品如雨后春筍般成長起來,僅是共享單車一個項目,就誕生了多個品牌,大街上擺放著五顏六色的單車,人們對這個新事物的崛起充滿好奇,而投資者也對其前景十分看好。

  然而曾經熱火朝天的共享經濟,可謂 "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倒閉的、漲價的、跑路的 .... 共享經濟的前景自然也被劃上了問號。

  這不,那邊 ofo 小黃車遭遇 " 押金退還擠兌 ",幾百萬人的押金還沒退;這邊摩拜單車創始人就急著 " 離場 "。在經歷了大浪淘沙后,目前市場上還剩下哈啰單車、美團點評旗下的摩拜、滴滴旗下的小藍單車等幾個廠商相互競爭。

  前陣子,共享單車還迎來集體漲價潮。據悉,哈啰單車從原來的 1 元半小時漲到了 1.5 元半小時,摩拜從最初的 0.5 元半小時漲到了 1 元半小時。

  共享單車漲完,共享充電寶也漲價了,早前從每小時 1 元上漲至 1.5 元或 2 元,目前的普遍價格是 4 元 / 小時,最高的 8 元 / 小時。

  " 現在是共享經濟的資本寒冬,在沒有新的資本注入時,漲價就成了企業自然而然的選擇。" 共享單車漲價的邏輯同樣適用于共享充電寶的漲價。經過前期的競爭,市場格局洗牌,頭部企業出錢,在培養了用戶的使用習慣之后,漲價也就成為必然。

  共享經濟的江湖從來未曾平靜,現在,共享汽車又 " 一地雞毛 "。目前獲取的資料顯示:

  2017 年 3 月,友友用車發布停止運營公告;

  2017 年 10 月,EZZY 宣布解散;

  2017 年 11 月份,天津紅極一時的共享汽車 "SHAREN GO" 被曝跑路;

  2018 年 5 月,麻瓜出行共享汽車宣布停止服務;

  2018 年 6 月,北汽旗下業務輕享出行宣布進行業務升級。

  這邊共享汽車途歌似乎也要涼涼,創始人更是淪為 " 老賴 "。

  在業內人士看來,和共享單車無異,共享汽車企業盲目擴張、資金鏈斷裂,對消費者需求的過高估計,以及對運營成本的過分樂觀等,都是造成企業 " 崩盤 " 的原因。

  " 這輩子排過最長的隊,便是‘退押金’的隊 ",在退押金的漫長道路上,ofo 用戶 " 終于 " 不再孤獨了。


【版權與免責聲明】如發現內容存在版權問題,煩請提供相關信息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 ,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 本站內容除了2898站長資源平臺( www.jsixht.icu )原創外,其它均為網友轉載內容,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

發表評論

您已輸入/300字發布

全部評論

乐百家lom6999手机版